陌上青花

佛系少女,屠原双担,cp绝缘体,所有全部be。

二百粉丝福利,翔霖车

本来在没到200粉的时候有了这么个小灵感,开了个小头,但是灵感突然断了,不知道怎么写,本来打算翔霖复婚日发的,结果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再拖下去我都不能原谅自己了,请大家随便看看吧

 

https://m.weibo.cn/5655121011/4386484670841726

航鑫 骑单车


小短篇

中午看了饭桌会,突然闪出的灵感,满足小航的浪漫的想法




育才中学,丁程鑫下了晚自习,正收拾好了书包准备离开教室,此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嘿,老丁,一起走啊!”


不是别人,正是敖子逸,只见丁程鑫笑了一下,摆了摆手。


“不了,我有人接。”


敖子逸看着丁程鑫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的样子就明白了这个有人就是他的老班长了,刚想以光速消失在丁程鑫面前,没想到就被喊住了。


“三爷,书包帮我拿回去吧,我不方便背了。”


敖子逸就知道,他俩约会,书包是肯定不会拿的,而且丁程鑫的书包里每次不知道装了什么,沉得要死。自己的命好苦啊,自己和黄其淋见不到面,还要被丁程鑫当小厮使唤。阿黄,我好想你啊!敖子逸就这么背着一个包,拖着另一个的除了育才的大门。


丁程鑫看着全校的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从大门出去绕道了后门,看着面前熟悉的背影,悄悄的走过去,一下子扑在那人的背上,黄宇航早就有准备,顺势就把丁程鑫背在了身上,而手也不老实的掐了一下他的屁股,丁程鑫顿时小脸红了一下,挣扎着从他背上下来了。


“猪宇航,你干什么呢?”


“我和我的男朋友调情,犯法吗?”


“你。。。”丁程鑫知道自己说不过他,索性把头一转,也不理他,黄宇航看着小狐狸生气的样子,红嘟嘟的嘴唇撅起来,再加上脸颊上的红晕还没有全消,顿时觉得喉咙发干,直接把人拽了过来,一只手护住丁程鑫的头,顶在墙上,吻了上去,丁程鑫没想到黄宇航能这么突然的就吻他,愣了几秒,反应过来的时候也顺势的张开嘴,回应着他的深吻,毕竟两人也很久没见了,刚刚结束异国恋,又正是青春期的孩子,黄宇航开始不满足于单纯的吻,手从丁程鑫的衣服下摆伸进去,摸着他的腰,丁程鑫一愣,刚想拒绝,可是却是很舒服,双手不自觉的环住了黄宇航的脖子,见丁程鑫没拒绝便开始更肆无忌惮了,手往上游移,用拇指轻轻的按了按乳头,这一个动作给了丁程鑫莫大的刺激,腿一下没站住直接滑了下去,黄宇航把膝盖往前一顶撑住了丁程鑫,手开始不老实的捏着小小的乳头。而丁程鑫就这么软了身子,还好关键时刻黄宇航刹住了,要不然以下画面可能就少儿不宜了。黄宇航轻轻的在丁程鑫耳边说着。


“程程,明年2月24号,我等着呢。”


丁程鑫听完这话,顿时脸更红了。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用拳头轻轻的擂了一下黄宇航。


“你看看你,说好你来接我,这下好了,我可没办法走回去了。”


“没事,我骑车来了,我带你回去。”


“自行车?”


“对啊,上来吧。”


黄宇航让丁程鑫坐在后座,自己蹬着自行车,就这么踏上了回家的路。丁程鑫双手换着黄宇航的腰。头靠在他的背上,享受着吹过的微风,一边和他聊着天。


“我们前两天发新歌了,叫骑单车。我当时录歌的时候就想着要是能骑着车,后座上坐着你,然后咱们绕着嘉陵江边骑,那该有多浪漫啊。”


“所以你就打算骑车来接我,搞搞这浪漫。”


“没错啊,嘉陵江咱们去是不太可能了,不过这没什么人的小路咱们骑着也挺好啊。”


不过,黄宇航似乎忘了个重点,这是山城,不是魔都,他忘记了丁程鑫家门口可是有一条只能是人走的路啊,骑车是肯定骑不上去了,更意外的是车居然爆胎了。重庆是真的不适合骑自行车啊。


“猪宇航,咱们现在怎么办。”


“额,这个嘛。。。有了,你上来,我背你回去。”


“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


丁程鑫轻而易举的跳上了黄宇航的背。就这样,路灯照着两个人重叠的影子。


骑单车送人回家是浪漫,能背回去不也更浪漫吗?










写着写着感觉有点跑偏了,差点写成打野战了,还好收住了。








不知不觉过200粉丝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本来打算让大家投票选出一对cp开辆车的,但最近实在是太忙,我自己就定一篇翔霖车作为福利吧,大约过几天发吧,大家稍安勿躁,最后,关于我们还能相遇的那篇,先暂时搁笔了,主要是我自己没什么脑洞了,要是偶尔有脑洞的话,发几个小甜饼也是有可能的。谢谢大家。


锐飞车

当初年少无知,立了个flag,特地填坑,锐飞车,锐飞车,锐飞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滴滴滴


航鑫 平安夜

马嘉祺发现今天的丁程鑫似乎有些不对劲,虽说直播的时候神采奕奕的,可是直播结束后,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角落里,一个劲的盯着手机,趁着丁程鑫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马嘉祺走了过去,手搭在了丁程鑫的肩上。

“嘿,老丁,怎么了?”

丁程鑫下了一跳,手里的手机没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马嘉祺那是手机要还给丁程鑫的时候正好看见微博界面是关于孙亦航的。

“怎么,想他了?”

“我可比不上你,天天晚上和天泽视频。”

“他也来北京了,不是在补课学习吗?”

“不知道,我也没有理由知道,你去帮我看看轩儿和文儿的舞蹈练的怎么样了,还要去参加跨年晚会呢。”

三句两句的就把马嘉祺给推走了,无奈只能去看幺儿们的舞蹈了,在马老师的指导下幺儿们改掉了一些小毛病。三个人齐齐的坐在舞蹈教室的地上。

“你们发没发现老丁今天不对劲。”

“是呀小马哥,他今天倒水的时候都撒了还不知道。而且他今天还跳了好几个不是咱们要练的舞呢。”

小狼崽率先说出了自己的发现。亚轩看了一眼日历,发现了今天是平安夜。

“小马哥,你那么爱翻旧粮,你不知道两年前的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宋亚轩这句话点醒了马嘉祺。

“你是说圣诞奇幻夜?”

“准确来讲是航鑫最后一次同台两周年纪念日。第二天他就走了。你说老丁今天心情能好吗?”

而手机在这时候响了一下,正是贺峻霖发的朋友圈,图片上一盒巧克力,一个苹果,一盒章鱼烧,顺便还@了一下严浩翔同学,这充满酸臭味的朋友圈,这俩自从和好之后时不时的撒撒狗粮,还有敖子逸,当初把自己当弟弟宠,有了黄其淋,还不是什么都变了,宋亚轩永远忘不了当初敖子逸底气十足的说自己我不是耙耳朵,果然flag立完就是要破的。而贺峻霖的朋友圈地下已经整齐的排满了嫌弃的表情,只有严浩翔发的三个爱心,真的是够够了。

而丁程鑫那边,自己又跳起了当年和黄宇航平安夜那天跳过的舞,明明很久没跳过了,只是看了一遍视频就把所有的动作完整无误的跳了出来。以及当初黄宇航的独舞,他也可以跳出来,其实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了,看着黄其淋和敖子逸,贺峻霖和严浩翔,他们之间都和好了,而自己和黄宇航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之前也零零散散的和自己发过一些微信,而自己却从来没回过,两年来自己想忘了他,可是一旦听到和他有关的事情心里就乱的厉害,而手机的特定消息声想起,不用说一定是黄宇航的,打开语音,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在你宿舍附近,能不能出来一趟,用你大约一小时的时间,我等你。”

丁程鑫从窗户看下去,看到一个黑影在附近,猜到可能是他,而丁程鑫不想回他,猜着他过一会看自己没反应应该就能走了,就和剩下的队员们一起去练舞蹈,一晃就是一个小时,几个人本来都要房间休息了,丁程鑫想起来手机还在那个房间,马嘉祺于是就陪他一起去拿,丁程鑫从窗口看了一眼,没想到那个黑影还在,北京的晚上是多么冷,他就在外面这么待着一个小时,眼泪不受控的流了出来,马嘉祺看着丁程鑫在床边站着不动,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一个黑影就这么站在那里。

“是私生吗,我去联系经纪人去。”

“不是,是他,他来了,说是有事找我,等了我一个小时。”

“不是,大冬天在外面等你一个小时,你愣着干什么,快出去啊,你是不是想冻死他?那边我替你瞒着,快去吧。”

马嘉祺直接把丁程鑫的外套给他,把他推出了门口,丁程鑫一边跑着一边穿衣服,没用几分钟就跑到了黄宇航的面前。

“我知道,你一定会过来。”

黄宇航的脸被冻得通红了,手也是特别红,丁程鑫用手捂住了黄宇航的手,冰,特别冰。

“你不怕手冻坏了,以后该怎么弹吉他。”

“咱们这么久不见,你就和我说这个,跟我走。”

黄宇航说是拉住丁程鑫的手,上了出租车,目的地是黄宇航住的酒店。进了屋子,丁程鑫看见了眼熟的外套和行李箱。

“你和黄其淋住一间啊。”

“他去找敖子逸了,今晚不回来。”

丁程鑫看着黄宇航被冻红的手,心疼的揉起来,并且哈着气,看着小狐狸给自己暖手,黄宇航不受控制的轻轻吻了一下丁程鑫的脸颊,只是轻轻一下,而丁程鑫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记忆一下子被带回了当年表演结束后,表演前黄宇航告诉他自己要走了,丁程鑫直接抱住了黄宇航,问他能不能不走,就当为了自己行不行,而黄宇航还没给出答案,有练习生告诉他有粉丝在拍,于是两个人分开了。最后黄宇航还是没有口头给他答复,而是直接消失了,再也没来过十八楼。而刚才黄宇航居然亲了他,虽然说只是脸,但是自己心灵并没有拒绝,而是还有甜滋滋的感觉,于是反手抱住了黄宇航的腰,把头靠在他胸口上。一句话也不说。

“我们和好吧,好不好,程程?”

“嗯,你不给我准备礼物吗?今天平安夜啊。”

“你猜猜啊?”

说吧转身打开了身边的柜子,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竟然是一个长得有点丑的草莓蛋糕。

“我亲自做的,怎么样,喜欢吗?”

“草莓蛋糕?额,,,是为我吗?”

“自然,草莓蛋糕,都是为你。”

没过一会,丁程鑫的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正是草莓蛋糕,还配了一句话,“草莓蛋糕,都是为我。”

吃完了蛋糕,两人有腻歪了半天,一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丁程鑫不想走,黄宇航也不舍的让丁程鑫走,马嘉祺突然来了电话。

“老丁,你今晚就不用回来了吧,刚才查寝的人都走了,没发现你不在,今晚好好过,挂了。”

丁程鑫心里一阵感动,马嘉祺果然是好兄弟,这么帮着自己,于是心安理得的和黄宇航接着腻歪上了,可是,丁程鑫睡前刷了一下朋友圈,才发现马嘉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马嘉祺,你不让我回去就是为了你方便和李天泽学会顺便睡一张床???”

“我觉得他是挺好的啊,成全咱们啊!”

“什么呀,猪宇航,你就唔。。。”

黄宇航直接吻住了丁程鑫,而丁程鑫直接从张牙舞爪的小狐狸变成了温顺的小猫咪。黄宇航内心想着。

“马嘉祺,今日恩情,以后一定涌泉相报!!!”










彩蛋

黄其淋和敖子逸回了敖子逸的宿舍,进门就看见陈泗旭啃着苹果,身边还放了一箱子,里面至少十多个,陈泗旭看见黄其淋兴奋的抱住了他,黄其淋也摸了摸陈泗旭的头,看着泗旭比暑假那时候还长高了不少。但是好奇陈泗旭怎么吃了好几个苹果?

“阿黄。你不知道。张真源走的时候给泗旭带个一箱苹果,说是平安夜礼物,泗旭在比较了一圈我们送的礼物之后发现,班长给丁程鑫做蛋糕,严浩翔送苹果也只送了一个,还是以他爱吃的为主,马嘉祺给李天泽做布丁和冰粉,就张真源这个傻子送了一箱苹果,泗旭都气坏了。”

“泗旭宝宝,不气啊,张真源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习惯就好了。”

“其淋哥你俩好好过,我今晚什么都听不见,你放心吧,不过你明天还要回去呢,可千万别走不回去哦!”

“我的小旭旭,你什么时候这么切开黑了?”

“阿黄,平安夜,咱们应该好好做做爱做的事,我决定了,你问我生日礼物要什么?我想好了,我要你,走吧阿黄。”

“敖子逸,你这是趁火打劫,放我下来!!!”

半夜十二点,张真源被手机铃声吵醒,看是泗旭打开的电话,接通了还什么都没说,陈泗旭高八度的高音穿了过来。

“张真源,你就是个二愣子!!!”

之后就挂了,张真源很懵,自己有事怎么惹着他了???看来自己的媳妇自己有些宠过头了,可是怎么办呢只能继续宠下去啊!!!

此时的长江国际二十楼,严浩翔已经住在贺峻霖的房间了。

“霖霖我还有个礼物,送你的小可爱。”

严浩翔把家里最后一只小猫送给了贺峻霖,自从看了上次他发的微博就特意给他留了一只。

“哇,浩翔,爱你,木马,我决定了这只猫我就叫严邈邈!!!”

“霖霖,你开玩笑的吧!”

祺泽房间

“贝贝,我做的菜怎么样?”

“还不错,布丁挺甜的。”

“不,布丁不甜,我的贝贝才是最甜的,啾,真甜。”











今天是平安夜,我的记忆突然回到了两年前,或许年纪大了就爱乱想,之前记得flag我看选航鑫的比较多,而且我到现在没写过航鑫单独的文,就当是对我的flag的提现,加上新年福利吧,脑洞突然出来拦也拦不住,剩下的cp就略微点一点吧,还是有意见的话希望大家提,大家平安夜快乐。


脑子一抽,突然想到两年前的今天不就是。。。。。。


明天就要录运动会了,今天看见祺泽对视外加击掌,难道狗屠良心发现要解冻了,再次立个flag,如果运动会出来能有祺泽或者泗源糖,我写一篇小甜饼,cp从tag里选择。占tag致歉。。。

源泗车

记得七月份泗源出糖的时候立志要写小甜饼,结果都十一月份才写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了。原来只是想写短篇小甜饼,结果有事耽误了一段时间。就直接发辆车吧,文笔渣,多见谅,总之一句话,不管以后怎么样,决心不跑路。很久不写了,那里不好也希望大家提提意见

正文开启



易安音乐社,台风少年团,加油

从一五年到现在,也经历了不少事,渐渐也就百毒不侵了,虽然出道人员和我当初想的有差异,不过也要认清现实,台风少年团,加油吧,音乐社的变动也不小,总之方方的路自己选的,我们无法改变什么,我对任何事保持着不吹不黑的态度吧,文文毕竟家里的情况大家也知道,先好好学习吧,妈妈会等你的,虽然说以前期待顶峰相见,现在是不太可能了,但是人要走梦想,说不定就见鬼了呢。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文章也搁笔了,不过相信我,泗源甜饼会发,如果我们还能相遇也会继续写,现实不是我希望的,那就把自己希望的写出来把。